當前位置: 航運信息 > 市場動態 > 正文

中國“金主”崛起!全球船舶融資市場巨變

發布日期: 2019-06-26 來源:國際船舶網

船舶融資市場從去年開始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曾經占主導地位的德國船舶融資市場繼續萎縮,而最為關鍵的希臘航運融資市場,來自中國船舶融資租賃公司日益崛起,市場競爭繼續激化。

希臘船舶融資咨詢機構Petrofin Bank Research最新發布的希臘船舶融資市場第18次年度調查報告顯示,銀行對希臘船舶的貸款略有減少,2019年初銀行貸款總額為531.8億美元,較1年前下降1%以上,扭轉了大幅下降的趨勢。

雖然瑞士信貸、法國巴黎銀行、匯豐銀行、花旗銀行、荷蘭銀行和荷蘭國際集團仍然是主流,但是希臘銀行表現強勁,盡管希臘經濟影響依然很大、非航運業的不良貸款比例很高。

Petrofin創始人Ted Petropoulos表示,遠東和北美在希臘市場的份額繼續上升,但未能完全抵消德國和英國銀行的下滑。銀行面臨的主要競爭來自遠東租賃市場。中國的金融租賃公司發展勢頭強勁,也開始滿足中小船東的需求。中國租賃公司的數量大幅增長,它們的融資成本已降至與銀行相當,甚至更低。

Ted Petropoulos表示,目前銀行主要是為已有的可靠客戶提供服務,“幾乎不考慮任何新客戶”。船東通常別無選擇,只能依賴租賃來進行新造船或二手船收購。過去幾年內,日本租賃公司有選擇地向日本關聯客戶提供融資,偏愛那些與日本造船廠和銀行有著長期合作記錄的客戶。

作為貸款模式,次級貸款市場繼續占主導地位。頂級船東通過靈活的貸款實現低成本造船,而較小的船東則難以獲得融資。盡管提供的貸款高于銀行,但是希臘船舶融資中的私募股權基金主要因為成本高而受到抑制。

Petrofin報告稱,總體而言,銀行利潤率開始下滑,因為重點放在了規模和質量上。然而,大多數銀行擁有安全的貸款組合,近幾年提供的融資幾乎沒有不良貸款,而擁有不良貸款的銀行則繼續將不良貸款主要轉移給私人股本基金。

最近進入船舶融資市場的銀行正在經歷穩健的增長,包括阿姆斯特丹貿易銀行、塞浦路斯銀行、希臘銀行、M&M和Astro銀行。此外,Petrofin指出,規模較小的遠東和中東國家銀行正在發展自己的航運業務。

銀行越來越擔心國際貿易增長放緩,但是新船訂單和交付量減少,有利于抵消貿易增長下滑所帶來的影響,盡管拆船量仍處于較低水平。2020年生效的新燃料法規以及壓載水處理系統的應用也增加了航運業和銀行的挑戰。

“銀行也開始研究與航運相關的環境問題,因此,貸款審批時間變得更長,不確定性增加,”Petropoulis表示。

盡管如此,希臘航運業仍在繼續增長,這支撐了銀行對希臘航運業的興趣。近年來,挪威資本和銀行市場發展強勁,在融資、投資支持、租賃/光船和合資企業方面為希臘業主提供了一些解決辦法。

不過,希臘航運業仍在繼續增長,這支撐了銀行對希臘航運業的興趣。在過去幾年中,挪威資本市場和銀行市場發展強勁,在融資、投資支持、租賃/光船和合資企業方面為希臘船東提供了一些解決方案。

Petropoulos總結稱:“銀行過度杠桿和激進的調整過程已經接近尾聲,經過10年的發展,目前很少有銀行再出現大規模的不良航運貸款。因此,預計經濟收縮的幸存者和近期的入市企業將再次推高船舶融資。不過,由于銀行仍然受到資本限制的制約,并發展出要求越來越高的風險和合規部門,預計復蘇將較為緩慢。” 船舶融資市場從去年開始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曾經占主導地位的德國船舶融資市場繼續萎縮,而最為關鍵的希臘航運融資市場,來自中國船舶融資租賃公司日益崛起,市場競爭繼續激化。

希臘船舶融資咨詢機構Petrofin Bank Research最新發布的希臘船舶融資市場第18次年度調查報告顯示,銀行對希臘船舶的貸款略有減少,2019年初銀行貸款總額為531.8億美元,較1年前下降1%以上,扭轉了大幅下降的趨勢。

雖然瑞士信貸、法國巴黎銀行、匯豐銀行、花旗銀行、荷蘭銀行和荷蘭國際集團仍然是主流,但是希臘銀行表現強勁,盡管希臘經濟影響依然很大、非航運業的不良貸款比例很高。

Petrofin創始人Ted Petropoulos表示,遠東和北美在希臘市場的份額繼續上升,但未能完全抵消德國和英國銀行的下滑。銀行面臨的主要競爭來自遠東租賃市場。中國的金融租賃公司發展勢頭強勁,也開始滿足中小船東的需求。中國租賃公司的數量大幅增長,它們的融資成本已降至與銀行相當,甚至更低。

Ted Petropoulos表示,目前銀行主要是為已有的可靠客戶提供服務,“幾乎不考慮任何新客戶”。船東通常別無選擇,只能依賴租賃來進行新造船或二手船收購。過去幾年內,日本租賃公司有選擇地向日本關聯客戶提供融資,偏愛那些與日本造船廠和銀行有著長期合作記錄的客戶。

作為貸款模式,次級貸款市場繼續占主導地位。頂級船東通過靈活的貸款實現低成本造船,而較小的船東則難以獲得融資。盡管提供的貸款高于銀行,但是希臘船舶融資中的私募股權基金主要因為成本高而受到抑制。

Petrofin報告稱,總體而言,銀行利潤率開始下滑,因為重點放在了規模和質量上。然而,大多數銀行擁有安全的貸款組合,近幾年提供的融資幾乎沒有不良貸款,而擁有不良貸款的銀行則繼續將不良貸款主要轉移給私人股本基金。

最近進入船舶融資市場的銀行正在經歷穩健的增長,包括阿姆斯特丹貿易銀行、塞浦路斯銀行、希臘銀行、M&M和Astro銀行。此外,Petrofin指出,規模較小的遠東和中東國家銀行正在發展自己的航運業務。

銀行越來越擔心國際貿易增長放緩,但是新船訂單和交付量減少,有利于抵消貿易增長下滑所帶來的影響,盡管拆船量仍處于較低水平。2020年生效的新燃料法規以及壓載水處理系統的應用也增加了航運業和銀行的挑戰。

“銀行也開始研究與航運相關的環境問題,因此,貸款審批時間變得更長,不確定性增加,”Petropoulis表示。

盡管如此,希臘航運業仍在繼續增長,這支撐了銀行對希臘航運業的興趣。近年來,挪威資本和銀行市場發展強勁,在融資、投資支持、租賃/光船和合資企業方面為希臘業主提供了一些解決辦法。

不過,希臘航運業仍在繼續增長,這支撐了銀行對希臘航運業的興趣。在過去幾年中,挪威資本市場和銀行市場發展強勁,在融資、投資支持、租賃/光船和合資企業方面為希臘船東提供了一些解決方案。

Petropoulos總結稱:“銀行過度杠桿和激進的調整過程已經接近尾聲,經過10年的發展,目前很少有銀行再出現大規模的不良航運貸款。因此,預計經濟收縮的幸存者和近期的入市企業將再次推高船舶融資。不過,由于銀行仍然受到資本限制的制約,并發展出要求越來越高的風險和合規部門,預計復蘇將較為緩慢。”


編輯:寧波航運交易所(Ningbo Shipping Exchange,www.objzgz.live








快乐飞艇怎么玩